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速递
广东:改革评价机制激发人才活力
2018年11月27日

  完善评审标准、改进评价方式、下放评审权限、强化监管服务、加强评价使用,广东省实施多维度改革创新,加快形成科学化、规范化、社会化的人才评价机制。

  截至今年6月底,广东省专业技术人才总量590万人,年均新增专技人才30多万人、高级职称人才2万多人。全省各行业部门、协会学会、用人单位等组织设立职称评审委员会 1600多个,专业344个。

  近年来,广东省深入实施人才强省战略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聚焦完善评审标准、改进评价方式、下放评审权限、强化监管服务、加强评价使用等五个方面,实施多维度改革创新,加快形成科学化、规范化、社会化的人才评价机制,为用人主体放权松绑,激发人才创新创业活力。

  优化评审标准,推进人才评价科学化

  中央《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广东省制定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研究起草人才分类评价实施方案,并召开全省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电视电话会议等专题会议,对深化人才评价机制改革工作进行动员部署推进,确保落实落地。

  在评审标准方面,广东省结合发展实际,强化人才品德的首要地位,强化创新能力导向,强化工作业绩评价,积极推进人才评价内容的科学化。

  强化品德的首要地位。在人才评价中,重点关注人才的职业道德,通过个人述职、考核测评、民意调查等方式全面考察人才的职业操守和从业行为,实行职业道德失范和学术造假"一票否决"。

  强化创新能力导向。增设创新能力评价要素,注重基础研究、解决重大学科问题、成果的原创性和学术水平;注重科技成果转化,增加技术交易额等市场化、社会化评价要素;注重专利质量和标准制定,将专利获奖或授权使用情况以及制定国际、国家、地区和行业标准作为重要评价内容。

  强化工作业绩评价。破除评审过程中"唯论文"评价模式,增加对行业发展的影响力、推动产业和经济社会发展等业绩贡献指标,不将论文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必要条件,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不作统一要求。同时,建立职称评价标准的分级制定机制和动态更新调整机制。例如,广州市将高层次人才划分为杰出专家、优秀专家、青年后备人才3个层次,以"高精尖缺"为导向,设定112条认定标准,基本涵盖科技、教育、医疗、文化、体育、金融、社工等各领域,每年根据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变化进行动态调整。

  坚持分类评价,促进人才创新创业

  根据不同职业特点和不同职业人才成长规律,广东省采取不同的管理模式和评价方式,分领域、分系列推进改革。

  分类构筑人才评价体系。依据行业的特殊性、专业性和差异性等因素,推进医疗卫生、教师、工程、科学研究等职称制度改革,分类构筑人才评价体系。对需求迫切、条件成熟的高校教师、医疗卫生、工程技术、知识产权专利、工艺美术等系列专业开展正高级职称评审。深入实施基层卫生技术人才职称评审改革,实行定向评价定向使用,重点考核基层服务水平和解决基层实际问题能力。大力实施科技人才职称评审改革,强化创新导向,对工程技术人才细分15个专业进行分类评价,积极拓展广东省生物医药、新能源等前沿领域和知识产权人才评价。积极推进高校教师职称放管服改革,推动构建与现代大学制度相适应的教师职称制度。

  珠海市积极推进港澳职业资格互认,图为珠海市技师学院粤澳"一试两证"鉴定考试实操考试现场和理论考试现场

  建立灵活多样的评价机制。推行面试答辩、考核认定、考评结合、实践操作等多种评价方式,在正高级职称评审中全面推行面试答辩,有条件的专业副高级职称评审中也采取面试答辩。拓宽高层次人才职称评价"绿色通道",建立高级职称评价直接申报和认定机制。完善基层一线专业技术人才职称评审政策,支持专业技术人才离岗创新创业,进一步打通人才晋升和流动的渠道。探索高技能人才和专技人才职称职业贯通,高技能人才可参加工程系列专业技术人才职称评审和认定,技校毕业生学历与本科或大专学历在职称申报时同等对待。

  突出简政放权,激发用人主体评价活力

  广东省充分调动和发挥行业协会、专业组织、用人单位等多元评价主体作用,推进人才评价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政府主导到社会参与转变。

  向人才智力密集的事业单位放权。2017年起广东将高校教师评审权全面下放至高校,实行高校教师职称自主评审,向广东省科学院全面下放职称评审权限,在广东省中医院等事业单位开展职称自主评审试点。目前,广东省共有72所高校公布职称制度文件并组织实施自主评审,深圳市也将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至符合条件的中小学校。

  向新型研发机构和行业龙头企业放权。向符合条件的新型研发机构、国有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大型骨干企业下放企业主体系列的职称评审权和自主认定高层次人才,并享受相应政策待遇。例如,在深圳华大基因、广汽集团等企业单位开展职称自主评审试点,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华大基因试点建立人才认定办法、标准和专家库管理办法等特殊人才认定体系,自主认定了64名基因组学高层次人才。

  向不同层级政府部门放权。向广州、深圳等副省级市下放正高级职称评审权,向符合条件的地级市下放副高级职称评审权,向符合条件的县(市、区)下放中级职称评审权。目前,卫生等12个职称专业的副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至广州、深圳,中小学教师副高级以下职称评审权分别下放至各市和县区。

  向社会组织放权。近3年将水利、化工、律师、工艺美术等职称系列或专业的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至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深圳已将本市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审权全面下放至行业协会学会。

  加强监管服务,构建公平公正的评价环境

  加强监管,强化对评审全过程的监督,为客观公正评价人才提供机制保障。一方面,积极对评价各环节进行全链条监管。实行评前评后"双公示",评前评中"两指导两监督"制度,强化职称评审委员会和评委专家管理,对自主评审单位开展备案管理,严肃评审纪律。另一方面,优化职称评价服务。建立职称自主评审的备案公开机制和联系沟通机制,为自主评审单位及时提供政策指引和服务;创新性提出职称申报不与人事档案管理挂钩等举措,简化申报手续和审核环节。打破所有制界限,把评价对象由传统体制内专业技术干部延伸到各种所有制的人才,明确在粤就业台港澳专业技术人才和符合条件的外籍专业技术人才纳入广东省职称服务范围。其中珠海市积极推进港澳职业资格互认,近两年珠海市技师学院已帮助澳门培训两地通用的"可编程操作控制系统"设计师62名。

  突出评价使用衔接,推动单位用人自主权落实

  面对高职低聘(即评上职称后未能聘用至相应岗位)等历史遗留问题,广东省在改革实践中,积极稳妥地予以解决。如在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实践中,通过调整岗位计算办法和岗位结构比例等措施妥善解决部分中小学校教师高职低聘问题。对不实行岗位管理的单位实行评聘分开,强化职称评审的社会化、市场化评价功能。探索在实行岗位管理的事业单位中建立评聘分开制度,积极调动专技人才相对集聚的事业单位的选人用人积极性和灵活性。如广东省口腔医院、广东省皮肤医院在专技岗位不足、人才急需评审职称的情况下,通过开展评聘分开制度,有效解决存在问题。

 

  

  

来源:大国人才公众号

技能人才开发 技能英才 技能竞赛
考试测评 信息动态 人才测评